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他也不知情

2020-02-24 15:38

当天,现代快报记者在绕镇公路旁观察发现,确实如这名司机所称,但凡从这里经过的大货车,前挡玻璃上,都摆着一块白色通行证。据介绍,从矿山出来不远,路边有个查超站,每天清晨5点至晚上9点开放,星甸街道城管中队专门在那里查没通行证的车子。随后,记者来到这处查超站。

为何收?怎么收?用哪了?

10月9日,被誉为“星甸民生第一路”的绕镇公路上,一辆辆货车呼啸而过,扬起漫天灰尘。中午12点多,货车司机老周在路边小吃铺填饱肚子后,准备再上矿山拖石料。老周说,如果正常的话,去掉油费等花销,自己每天能挣千把块钱。“矿上说,每个月5日发工资……”可是,距离5日已经过去三四天了,9月份的工资,他还没拿到手。

站前的马路上,不时能看到类似的满载小货车通过,但其前挡玻璃处,并没有通行证。为何这些车子可以通过?这名城管队员称,这些车子都是登记过的,挂不挂证都行,他们能认出来。

二、所有车都只收了1700

无证车又被指抛洒滴漏

第三幕:

一、钱是运输协会收的

但没司机敢领

三、每个月要有财务报表

城管扣住“无证车”

到下午4点多,再回查超站,老王的车子仍停在原处。记者表明身份后,询问这辆小货车为何还不能离开。这一次,一名穿便装的男子称,这辆车涉嫌抛洒滴漏,超限了。他们要进行处理。之后,老王驾车返回石料场,铲掉车厢上的一部分石料,“又说超载了,让铲一部分下去,没罚钱。”老王说,查超站的人告诉他,想在这里跑,就得找个车队,办个证。至于还收不收钱,就不知道了。

第一幕:

下午2点多,记者来到星甸街道矿山石料运输协会。但是,办公室的两名人员却是一问三不知。“想办证去查超站,别的事情我搞不清楚。”没过多久,老王也来到这里。他表示,既然让办证那就办吧,总不能老被扣在这里。可是,当他进了办公室,得到的答复同样是“不清楚”。出了运输协会,老王说,查超站的人已开始怀疑记者的身份。

一个多月前,南京浦口区星甸街道,绕镇公路建成通车。原本需要横穿星甸街巷,往返于采石场和工地的上千辆货车,改由街道的外围通过。噪音、扬尘污染和交通安全隐患,开始远离当地居民。可没过多久,就有货车司机向现代快报反映,要想从绕镇公路过,就得留下“买路钱”,办理通行证。

从现场调查情况来看,司机们的疑问有太多:这笔钱到底是谁收的,收来干吗?收费有何依据?如果合法,这么多钱怎么用?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星甸街道,采访了负责管理这项工作的街道副主任管德贤。

而司机们也称,虽然稀里糊涂地交了几千元钱,但是饭碗保住了。如果把钱要回来,即便查超站不阻拦车子,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以此来难为自己。

蹊跷!不给办证了

浦口区物价局

四、已要求协会停止收费

让老周犯嘀咕的,倒不是担心矿山欠钱。老周说,9月上旬刚到星甸,车队里就有消息说,想上路,得先花5700元买块通行证。“我们身上没那么多钱,有矿山上的老乡先帮忙扛着,说是从工资里扣。”他说,没熟人的,就得交现钱,但也不知道最后交给谁,因为都是车队队长代收的。

管德贤称,这笔钱收上来后,街道会要求协会每个月都要出财务报表,利于监管资金的流向。可是,当被问起这次协会共收了多少钱时,管德贤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多少。并解释,协会正在制作报表,应该很快就会报上来。

对于星甸街道的答复,司机们认为,政府铺路是职责所在,为何修路的钱,还要由企业和司机来承担?在绕镇公路上,没有通行证就无法拖运石料,这是不是意味着所有车辆,都要加入运输协会,然后交上一笔费用?

第二幕:

相关处理

在老周的前挡玻璃上,现代快报记者看到了他的通行证。这是一块长方形的白色牌子,上面用红色字体,印着该车所属的公司名、车牌号和车辆编号等信息。另外,牌上还盖着公司、交警和星甸街道矿山石料运输协会的章。“这牌子值5700元?我们交的就是买路钱啊。”

第四幕:

他还解释,所收费用并不是“买路费”。通行证只是管理车辆的一种手段。针对被指变相收费,管德贤认为,协会收费不存在违规之处。

管德贤说,这项措施出来后,引起外界很大的争议。所以,他们已要求协会停止收费。但是,现代快报记者讲过老王的事情后,他又称,可能是查超站的城管队员不了解情况,搞错了。尽管管德贤表示,所交会费并不是“买路钱”。但老王的遭遇表明,没交钱,就办不了通行证,也就无法在绕镇公路上拖石料。有司机称,从老王遭受的一番折腾来看,“城管队员不了解情况”的解释,太过敷衍。他认为,街道对外宣称已停止办证,但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浦口区物价局价格检查所的负责人介绍,星甸街道矿山石料运输协会属于社会群众组织,入会自由、交费自愿。前不久,他们已就此事进行查处,并通知货车司机可以索回所交费用。协会也接受了处理办法。但他表示,目前为止,还没有司机主动去要回会费。

随后,记者以老王同伴的身份,来到查超站内。路政人员称,这辆车没有超载,但没办通行证,详细情况找城管问。一名城管队员有些警觉地称,这里不办证,得去星甸街道矿山石料运输协会。当被问起办证需要多少钱,他摇摇头,称不知道。

记者亲历“无证车”被扣

想走这条路得交“买路钱”

有常年在星甸拖运石料的司机称,走绕镇公路的货车,都得办理这块牌子。小车子1700元,大车子5700元。他说,到这里拉货的车子有上千辆,基本每辆都交了钱,总金额达数百万。那么,收钱的到底是谁呢?这名司机称,星甸街道有个石料运输协会,钱都交到那里去了。至于最后有没有上交给街道,就不清楚了。

管德贤称,绕镇公路是由浦口区投资建设的,长约6.6公里,花费1.6亿。道路建成通车后,区里要求属地化管理,即由星甸街道负责。“3年之内,如果路上出现大的损坏,就由我们来修复。”他说,星甸是石料供应集散地,每天上千辆大货车在这条路上来回跑。可以说,绕镇公路专门为矿山企业修的。所以,他们采取了一种新的管理模式,即由矿山和车队组成了星甸街道矿山石料运输协会。参加了协会,就要交会费。所以,收费的是协会,街道只是协会的业务指导和监管部门。

已要求退会费

现场调查

司机投诉

城管说,办好证才能上路

但是后来,有司机认为这笔钱不应该收,把此事反映给南京市政府服务热线12345。“听说不用交了,钱也会退过来。”老周说,如果这样的话,自己上个月的工资就能过万,否则就剩下个四五千块。

9日中午12点多,一辆载满石料的小货车,朝查超站驶来时,路政人员示意司机老王停车检查。小货车过磅,没有超重。正准备离开时,一名穿城管制服的中年男子,告诉老王不准走,因为车子没有通行证。老王称,自己是第一次到这里拖石料,不知道还要办通行证。“说要1700元,我身上没那么多钱,想下次再办,人家不答应。”对方不放行,他开始打电话“求援”,看能不能找到人说说情。可没搞定。

街道回应

有消息称,协会收“买路钱”分两个标准,大车5700元,小车1700元。对此,管德贤称,这个消息并不实。所有的车子,只是收取1700元的费用。其中,1500元是车辆道路应急资金,另外200元是清扫费。那5700元是怎么回事?他称,除了每辆车交会费后,参会矿山的每个机口,要交10万元,成立道路维修基金。但是,一些企业不愿意承担这个钱,就转嫁到司机上,结果有些人被收了5700元。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与绕镇公路的投资建设单位浦口区交通建设集团取得联系。该集团相关人士介绍,星甸街道所说的,3年内由街道负责修复破损路面一事,他表示可能有这种安排,由当地政府代养,但自己并不清楚。至于运输协会收费一事,他也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