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只能维持生活

2020-03-06 15:28

“谁的孩子谁不疼呢?”许某说,平时他们根本不会打小孩,对于网上说他们涉嫌拐卖、逼迫卖花和打孩子的行为,许某很气愤。

记者和许某通话时,能听到小春生正在一旁快乐地玩耍,记者随后与他进行了对话。

康某夫妇表示,自己家在安徽明光市管店镇罗岭村,因家庭贫困,不得已才带孩子出来卖花。在派出所,康某向警方出示了户口本,表示自己和男童小春生是母子关系,男童是亲生的,并非拐卖。

5月8日晚,又有市民看到了这个卖花男童,当即拨打了电话报警。警方赶到现场后找到了他,将带着男童的女子康某和男子许某带到了派出所。

为慎重起见,警方还是决定采集他们的dna进行比对。经鉴定,小春生系许某(父亲)、康某(母亲)亲生儿子。

“求扩散,本人在三亚旅游遇到一可能是被拐卖的儿童,四岁左右,哭着要我们买花,买了之后还被一个大人打了好几个耳光带走了,不能确定是不是走失儿童,但是这一系列举动都不符合常理,打孩子的不是孩子母亲,希望大家扩散出去。”5月3日,一位在海南三亚旅游的网友发出的微博引发广泛关注。

“许某是我们这里贫困户,身体不好。”昨日,记者联系上了明光市管店镇罗岭村王郢村民组组长窦洪水。窦洪水说,许某是王郢村民组人,50来岁,大儿子已上大学,七八年前,许某前妻去世后,许某和康某结合,又生了小春生。

记者从微博所附照片看到,卖花儿童皮肤白皙,长相可爱清秀,但是眼挂泪水。明星沙溢等呼吁有网友看到这个孩子立即拨打110报警,而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在微博中表示,已经部署海南三亚警方对此事进行核查,寻找卖花男童的下落。

“他们一家去卖花我们都知道。”明光管店镇罗岭村孔书记说,康某是邻近的凤阳县红心镇一带人,在明光和凤阳交界的红心、梅市、马岗等地,大人带着孩子到南方去卖花的现象不在少数。许某也告诉记者,他们一起卖花的有几十个孩子,不少是沾亲带故,但据他了解,“都是自己的孩子。”

在随后的几天里,不断有网友表示,以前曾多次看到这个卖花男童,该男童在当地卖花已经有一两年时间。卖花时,男童后面还跟着两个大人,经常在某酒店附近以及大排档出现。

记者打电话时,许某一家三口都在三亚的出租房家中。对于和康某通话的请求,许某告诉记者,妻子不好意思接电话。许某说,现在卖花生意也不好,只能维持生活,等明年孩子大一点了,就带他回老家上学。

“我不能干农活,每年光吃药就要几千块钱。”记者拨通了尚在海南的男童父亲许某电话后,许某向记者讲述了当天孩子被打的一些细节。许某说,小春生出生于2010年6月份,出来卖花也是无奈之举。“当天并不是打孩子,只是看他一个劲地哭,妈妈就拍了他几巴掌。”许某说,平时自己也开电动三轮车拉拉客,跑跑黑车,可是生意不好,经常被抓,一家人主要靠小春生卖花的收入生活。